金衛東董事長

野徑云俱黑,江船火獨明

作者: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17-01-22 18:20:30 瀏覽: 5950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金衛東董事長在2017年1月禾豐集團領導力訓練營上的演講

 

  

《野徑云俱黑,江船火獨明》這個標題,最初我是在2016年底以校友身份在沈農讀書會上給學生們的分享。因為學生們在校園的象牙塔里,有知識的燈火照耀、指引,但是一離開學校,就到處都是競爭,到處都是壓力,有很多負面的信息、負向的因素。其實人生就是突破阻力、戰勝困難、面對壓力、取得成功的過程。而人生的道路并不平坦,就像黑夜里泥濘的小徑,在面對人生紛繁復雜的難題時,總有一盞知識的明燈為我們指引方向,砥礪前行。這是我這個題目的本意。

 

讀書的目的

讀書的目的是什么呢?我自己理解讀書有這樣三個目的:一是認識世界,二是改造世界,除了這兩個有用的,甚至是帶有一點兒功利性的目的之外,對于大部分人來說也許更多的時候讀書是為了悅己達人,讓自己、讓別人更愉快、更幸福。

善于認識世界的人是最會讀書的人,最會讀書的人有時候不見得真的能學以致用,但這樣的人通常會被人們當作人類的精英,在古今中外都被給予優待,被社會頂禮膜拜。中國古代很多狀元、舉人、進士,他們并不一定成為治國的棟梁,但是他們一生被養尊處優地對待。馬克思說: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吸引力就是知識和智慧。

改造世界,很多人應用知識學以致用,孔子說:“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就是學習并應用它,難道不是最快樂的事情嗎?所以,學習的目的在于應用。我們很多時候既不能“齊家治國平天下”,甚至也不是一個組織中的重要人物。今天在座的各位不是管錢的就是管人的,還有既管錢又管人的,大家都可以說是很成功的人士。

但是,假如你不是這么顯赫、這么關鍵,其實讀書對你也非常重要。因為讀書能夠讓你“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夠讓你不用因為自己的窮達、成功與否而妄自菲薄,或者妄自尊大。古人說大部分人都是“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大部分人都是因物喜,因己悲??墒悄切┰谥R的海洋中遨游的人,那些能用知識武裝自己的頭腦、完善自己心靈的人,他們可以活得更獨立、更本色,他們能做到不忘初心。所以,讀書是讓自己更獨立,讓自己能夠更加從容地生活在世上的一個手段,它可以讓你不被成功污染,它也可以讓你在不太發達的時候安貧樂道。因此讀書的奇妙,不管對成功人士還是對普通人都是有價值的。

我們一般意義上的讀書就是去買書,哪一本書流行就買來閱讀,其實這種閱讀不是根本的閱讀,不是根本的學習。如果我們講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最好的方式實際是最枯燥的方式——系統的在學校的學習。這個學習,是我們離開學校、走上工作崗位后繼續讀書學習的堅實基礎,那就是數學、物理和化學的學習。數學是科學之母,數學是邏輯。

那么什么是數理化呢?其實數理化是有機聯系的。按照物體的尺度大小,凡是在10-10之下尺度的物體,他們都是電子、原子核等基本粒子,研究這個領域的科學就是物理學。而大于10-10小于10-6的就是原子、分子和其他的聚合體,這個學科就是化學。我本人學過7門化學,我的碩士專業是動物生理生化,可以說,化學既是我的所愛,也是我的所長。

在超過10-6到102的范圍內,這樣范圍內的物質就是我們所說的細胞、生物體、材料、建筑物等,而這些科學就是所謂的應用科學,醫學、生物學、建筑學、材料學、各種工程學。然后更大尺度的科學就是地球學和天文學,這又是物理學。所以,物理和化學很難完全分開,而所有的應用科學實際就是數學、物理和化學的結合,再加上生命科學。在物理、化學之外,就是數學。數學是科學之母,數學告訴我們用已知的公式推導出未知,一些公理、一些定理。

這個世界上誰的數學最好呢?我認為世界上數學最好的國家是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美國大選期間每次維基解密爆料,我都告訴我愛人這不是維基解密做的,這是俄羅斯人做的,現在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也不得不承認,是俄羅斯干擾了美國大選。因為數學好的一定會在兩個領域特別突出,一個是在計算領域,另一個是在太空領域。所以,實際上這個世界上武器最強大的、對太空認識能力最強的國家是俄羅斯,不是美國。美國可以比俄羅斯在數量上和自動化程度上占優勢,俄羅斯這么少的GDP,人口也不占優勢,但是它的太空武器真是太厲害了,在我看來中國與美國在太空技術、在航天技術上的差距大約也就是美國和俄羅斯的差距,不管他的國力如何。數學好的人可以用最簡單的辦法來完成復雜的任務。

第二好的就是印度,禾豐在印度有投資,印度人學《小九九口訣》都是背到19×19,所以印度人和我們做生意我們用計算器算的時候,人家用心算差不多就完成了。印度如果不是有這么多的種族、這么多的宗教,還有這么復雜的政治,印度會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國家。中國人到美國去,很多人都發達了,而印度人到美國去要比中國人發達得多。很多大公司的CEO,很多名校的大教授、校長、系主任都是印度人,卻極少有中國人,因為印度人的素質超級好。

中國也是數學好的國家,中國人的數學比很多國家要好。

美國人認為,美國的GDP之所以現在一直在低位徘徊,就是因為美國人的數學能力一直下降。由于美國人的數學能力低,起碼影響了美國0.5%的GDP,而美國的GDP增長只有2%左右,影響了0.5%就是影響了增長的25%?,F在英國有一個小學教師培訓計劃,就是派英國的小學教師到中國來學習小學教育,重點是學數學。

但是,好像這和我們的常識不對啊。我們常識認為數學的鼻祖是畢達哥拉斯,是古希臘的哲學家、數學家。畢達哥拉斯認為世界的本質是數,認為“數”是一切,認為“數”是有靈魂的。他認為“1”是開始,是萬物之始;“2”是對立統一;“3”是萬事萬物的形態;“4”是公正;“5”就是奇數與偶數的交匯,就是婚姻;“6”就是靈魂;“7”就是機會,不謀而合地,中國也認為“七上八下”;“8”代表和諧,中國人講和氣生財,認為“8”代表發財;“9”是理性和強大;“10”包羅萬象,是完滿和美好。

很奇妙,世界各國的語言、文字和價值觀,如果深究的話我們會意外地發現其實有很多共同點。記得有個故事說巴比倫塔,人類越來越強大的時候建個塔,都要建到天上去了,上帝覺得這樣下去不行,就施了魔法,讓他們說不同的語言,讓他們彼此就不能配合,所以這個塔就建不成了。其實我們很多語言的痕跡最后發現基本的發音很相近,比如我們叫“石頭”,英文叫“stone”;我們新疆人說“市場”叫bazaar,印度也叫bazaar,歐美也叫bazaar,甚至我去了伊朗,伊朗的“市場”也叫“bazaar”。有一個專門的學問就是研究各個語系之間基本的要素,其實都能尋找到相同點,差不多40%左右。

那么畢達哥拉斯真的是數學的鼻祖嗎?其實研究證明,畢達哥拉斯雖然數學造詣非常高,他是希臘人,他少年時期是在巴比倫成長的。巴比倫指的就是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之間的一小片沖積平原,我們大家聽說過美索不達米亞文明,美索不達米亞就是蘇美爾語,因為這個地方最早的民族就是蘇美爾民族,它的含義就是兩河之間,所以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兩河文明、蘇美爾文明、古巴比倫文明某種意義來說就是一種文明,這個地方就是全世界文明最早的地區。文明最基本的標志就是文字,沒有文字就不能稱之為文明。這個地方的文字——楔形文字在6000多年前已經成熟,他們把文字寫在泥板上送給戀人,就是情書,而我們最早的甲骨文3000多年,是介于符號和文字之間的,我覺得甲骨文很難寫一首詩,很難寫成一封信,所以那是更光輝燦爛的、更早的文明。畢達哥拉斯除了在巴比倫學習外,他在巴比倫期間去過印度,在印度專門研修過數學。印度人的數學很厲害,阿拉伯數字是印度數字,印度人發明了“0”的概念,因為有了“0”才有了正和負,才能讓數學更準確地描述這個世界。

 

閱讀的層次遞進

那么我們有了剛才的數學、物理、化學以后,我們進入了今天的話題——閱讀。

閱讀是遞進式的,當然其中又有穿插。但總而言之,較為粗淺的閱讀是指閱讀文學書籍,而這個往往成為中國很多家長和中國人認為的閱讀的全部,當你讀了很多文學讀物的時候你就成為了談資很多、跟誰都有共同語言的文學青年,你就變得多愁善感了,你就變得更富于同情心了。所以文學家是各個民族的寶貝,印度的泰戈爾、德國的歌德、英國的莎士比亞、我國的李白。雖然像王之渙只寫了短短的“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可是我們記不住唐朝誰是企業家、誰最有錢,卻記住了王之渙《登鸛鵲樓》中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文學在豐富人的心靈、溝通人的感情、幸福人的生活方面的確是功不可沒,但是從思想的深度和閱讀的高度來說都是不夠的,必須再進一步,進入到史學。

隨著年齡的增長許多人對歷史特別癡迷,而對歷史的癡迷往往是從傳記文學開始的。傳記文學,有紀傳體、編年體,以事為線索或者以人為線索?,F在全國很熱的、解讀歷史的新流派,像《明朝那些事兒》、《百家講壇》上的易中天,還有袁騰飛、高曉松,他們解讀歷史,很多人癡迷,尤其是男人。男人到了一定年齡就會對歷史、對未來、對地理、對遙遠的文明特別癡迷。我想男人能夠對這樣跟自己現實并不相關的知識感興趣,也正是因此男人就被賦予了更多的社會責任。因為男人不僅是低頭看路,他也經常仰望星空。當然,女人也是一樣,不過很多女人在親情、在家務瑣事上,還有傳統觀念的影響下,失去了像男人自由發揮、自由成長的機會。但是不管怎么樣,好像也和性別有關。女人對地理和歷史的濃厚興趣不及男人。閱讀到這個時候,人們就會產生很多感慨,對興衰像一面鏡子一樣,對現實變得更冷靜,對功利看得更淡泊,所以以史為鑒。

那么再深一步的閱讀就進入思想和哲學的階段。進入思想和哲學的閱讀就會感到特別迷茫,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開始問自己我是從哪里來,開始問我將到哪里去,本質地開始思考死亡,開始面對消亡。這是個非常痛苦、非常迷茫的閱讀階段,很多人就沒有超越過去。但是作為一種哲學的思潮,很多人就更多地認識了蘇格拉底,認識了柏拉圖,認識了亞里士多德。

由于現在西方擁有話語權,所以我們就認為世界歷史就是由遠古的原始社會進入希臘,然后希臘的興起進入羅馬,之后西羅馬、東羅馬分治,然后又十字軍東征,然后又黑死病,又英法百年戰爭,然后開始進入文藝復興,人性復活,開始進入深度思考,到了啟蒙運動,啟蒙運動產生了科學,出現了牛頓,出現了伏爾泰、盧梭、孟德斯鳩,思想的解放、科學的興起,人類開始產生了現代工業,而工業革命進入了物質極大豐富的資本主義社會。好像這就是人類的歷史,其實這個歷史講得還是有話語權的人的歷史,它忽略了其他文明,比如印度文明,印度文明也是幾千年的文明;還有埃及文明,埃及文明的成就無論是它的天文、歷法、醫學的成就也都非常高;當然還有我們中華文明。這些文明由于話語權不夠,僅在自己的國家里面有自己的解讀,還沒有形成全世界的、共同的認識。

最近禾豐首席技術官邵彩梅博士推薦我讀一本書,叫《絲綢之路》,一個全新的世界歷史的視角。書很厚,我讀了十幾頁就非常喜歡,作者是一位英國教授,他在書的前面說:我們在每個不同的國家看到的世界中心都不一樣,在土耳其看到的是以土耳其的歐亞大陸交匯點,過去的君士坦丁堡現在的伊斯坦布爾為中心的;而在波斯的古代地圖是以色拉子、以伊斯法罕為中心的;印度是以恒河流域為中心的向外擴張的世界地圖;而中國是以洛陽、長安、南京、北京為中心的萬國來朝的地圖??赡苤袊鴽]有真正嚴格意義上的哲學著作和哲學家,但印度就有,還很強,只不過印度的語言太復雜,印度的人口足夠多,好像不需要向外傳播,只要開化自己的人就夠了。

如果讀哲學本身就有樂趣那最好,如果讀哲學覺得很枯燥也不妨讀一讀哲學家本人的傳記、小說,以及寫他們人生的那些故事。我在大學時讀過叔本華的書,那時候叔本華、馬斯略、弗洛伊德大行其道,后來在研究生時期就讀尼采的。尼采自己認為他是叔本華的學生,可是尼采本人的造詣甚至超過了叔本華,很遺憾他的哲學思想和價值觀后來也成為納粹的主要價值觀。但是很多哲學家本身生活得不幸福,甚至后來都瘋狂、精神錯亂、自殺,早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們感到他們很可憐,可是他們覺得我們很可憐,他們定義中的幸福和我們不一樣。當我們覺得要全世界旅游、走遍天下去看一看的時候,大哲學家康德一生沒離開過自己的家鄉方圓100里地,可是他在思想的海洋,他在書籍的海洋,他在無限的自我的辯爭、自我的挑戰中實現了更好的認識。我還推薦大家讀一本書叫《當尼采哭泣》,這是一本虛構的小說,假托19世紀末的兩位大師:尼采和弗洛伊德的老師布雷爾,基于史實將兩人合理虛構連結成心理醫生與病人,開啟一段扣人心弦的“談話治療”。好像這個小說被拍成電影,是不是獲得諾貝爾獎我不肯定。這樣閱讀的層次很多人能達到,但我們中國的學生還普遍停留在較為淺層次上。據說中國目前大學生最流行讀的書是《三體》、《兄弟》、《盜墓筆記》、《鬼吹燈》、金庸的小說。

這是美國大學生(指PPT中)閱讀量排名前10名的書籍:

第一個是《理想國》;

第二個是《利維坦》,是講政治的;

第三個是《君主論》,作者馬基雅維利,我現在正在讀的是鹽野七生寫的《我的朋友馬基雅維利》,馬基雅維利是西方政治的論述者,是現在西方政治制度的設計者;

《文明的沖突》,是近代的書,從出版到現在幾十年吧,它剛出版的時候我就喜歡,因為亨廷頓把世界的文明總結成6-7個主要文明,但他又很武斷地講世界文明說來說去就只有兩個,一個是西方文明,另一個是非西方文明。他斷言,將來世界的沖突不是政治也不是經濟,也不是軍事,世界將來發生的沖突是文明的沖突,而最有可能產生沖突的是伊斯蘭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對抗。這本書在2001年“911”事件后洛陽紙貴,大家再一次認識到亨廷頓的高屋建瓴。亨廷頓本人就很有名,他還有一個又像師弟又像學生的同行人,這個人叫弗朗西斯·福山,我曾經講過《信任》,弗朗西斯是政治哲學家也是經濟哲學家,是個思想家,他講“信任”,他講世界上哪個國家富、哪個國家窮,就是誠信程度高的國家富,誠信程度低的國家窮。誠信程度越高的國家就越容易產生越強大的經濟組織,比如北歐、中歐、西歐、北美;誠信程度低的國家就容易產生強大的國家機器,就產生不了大的經濟組織,不管大國小國。小國也可以有大公司,但是大國如果誠信程度不高一般就沒有大公司,即使有大公司也是國有公司,或者跟國有有關的公司。這是福山的觀點。福山還寫過一本比《信任》更有名的書叫《歷史的終結與最后一人》,這是在前蘇聯解體后寫的,這本書一度在我們國家不那么愿讓大家看,他認為歷史到這里就終結了,不再向前了,因為市場經濟、民主制度就是人類終極的象征;

《風格的要素》是一本很簡單的書,是講英文寫作的,別看這么簡單,是美國大學生閱讀排在前列的,因為用英文寫好文章這也相當不容易。北大有個教授說:人生的高度取決于你的語文素養,你的語文素養多高,你的人生高度就有多高;

《倫理學》,亞里士多德的著作;

《科學革命的結構》、《論美國的民主》這兩本書你們都看看;

馬克思的《共產黨宣言》,他們作為一種思潮、一個學派來研究;

最后一本是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學》。

 

讀書的三要素

那么什么時間讀書好呢?其實什么時間讀書都好,但是以年少為佳?,F在按照聯合國的標準,50多歲還是青年,所以大家還都在年少狀態。讀書要注意,要讀得廣博,要有選擇地讀,讀了以后要把它變為自己知識的一部分,并且要準確地傳承下去,這就是讀書的三要素:博、精、準。

 

這就是我的孩子(指PPT的照片),他剛剛從美國回來,大學一年級,他大學的專業是量子物理,這是他自己的選擇,第一學期選了四門課,一門物理,一門化學,一門恐龍學,一門人類學。他是學量子物理專業,為什么要選后兩門課呢?不管學什么科學,你首先要有通識教育的基礎,這就是“博”。一座樓要想高,基礎很小是不可能的,所以高的基礎是博,所以叫“博士”,不叫“高士”,也不叫“深士”,而叫“博”,它就代表了能“高”、代表了可“深”。他有一科考得不好,就是人類學,打了個“B”,他覺得很失落,但我覺得這非常好。據說前蘇聯宇航員的必修課就是古典音樂,因為宇航員在太空飛行的時候很容易有心理疾病,閱讀在天空也不太容易,但聽音樂就非常容易,而能夠欣賞古典音樂對于保持心情的平穩非常重要。前幾天我在群里讓大家聽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不知道有多少人聽了,這應該每年聽,每年聽你會聽到一些重復,你也會聽到很多新的精選。而這個新年音樂會絕大部分作品都來自斯特勞斯,大斯特勞斯、小斯特勞斯以及斯特勞斯家族的其他人。我尤其喜歡每年的結尾樂曲,總是給我帶來歡樂和積極的心情,就是《拉德斯基進行曲》。

前幾天我去了印尼,我們已經決定和印尼的世界“蝦片大王”——嘉實集團黃世偉家族合資,我去了之后他介紹他們公司的時候說他們公司最早是和日本的Tomen公司合資。我本人姓金,漢族金姓的第一個起源是匈奴,所以我微信的名字就是一個蒙古名,叫“布日古德”,因為蒙古人就是匈奴人的后裔,匈奴人有很多后裔,韓國人、朝鮮人也是匈奴人的后裔。我和韓國Easybio的董事長聊天,他說韓國人就是匈奴和漢武帝打仗后,大部分匈奴人就被驅逐到西面,然后這些匈奴中的知識分子和手藝人就被留在遼東半島和朝鮮半島,讓他們給皇家做工藝品,做首飾,由于他們會加工金屬制品,所以賜姓“金”。匈奴有一個很厲害的單于叫頭曼單于,“頭曼”什么意思?就是一萬,一萬人的首領。他被他的兒子射死了。他的兒子叫冒頓單于,老想奪皇位,他召集了一幫死忠他的人,他射自己的馬,大家就跟著射;他射自己的女人,大家就跟著射。不射,就把你殺死。后來有一天他射他爸爸,衛兵也跟著射,冒頓單于就繼位了。他叫“頭曼”,我們與朝鮮之間的江叫“圖們江”,我們跟蒙古合作的公司“土門”公司也是“Tomen”,所以,這些地方也都是匈奴人。那為什么他們跟豐田公司合資成立的公司叫“Tomen”公司呢?我抱著疑惑一問,那位老董事長說:“日本人認為自己是匈奴人,每年舉行的世界匈奴大會在不同國家召開,經常就在日本召開?!币驗榘l現了“Tomen”我就問,這一問我感到很喜悅,證實了我的懷疑,而對方也因此對我也刮目相看:你一個做飼料的中國人,你是一個土豪還是一個知識分子,從中就能看出來。一點小事兒,可是也加深、增進感情。其實這次接觸的黃世偉先生,他是一位70多歲的老人,他每次來中國都是我們國家領導人親自接見,他是愛國華僑的領袖,他成就非常大,但他現在已經退居二線了,讓他的女婿和我們合作。在酒桌上,當時建平(禾豐員工)也在,當時中國的總領事也在,他很謙虛地說:“金主席,我認為你一定非常成功,我覺得你非常敏感,你對藝術、對美都非常敏感。你非常淵博,你不像是一個從中國大陸來的企業家?!彼v了許多表揚我的話。我想,雙方合作有產業的契合,有雙方共同發展的誠意,但除了這些之外,對人的認可也非常重要。

我再舉個例子,這是前段時間我有三天的伊朗之行,和趙亮經理一起。在伊朗吃飯的時候我看到這樣一個石碑,石碑是2570年前,波斯的國王居魯士的一段話。這些英文我翻譯過來以后,我簡直不敢相信,因為過去我們認為波斯人就是野蠻的,是隨便殺戮的,老是攻打歐洲,是野蠻人。我翻譯過來,這段話是這樣的:


我是居魯士,

我是阿契美尼德國王,

我是人民的援助者 愛的使者;

我的士兵恪守著波斯人的行為準則;

我們為了人們的自由而來;

我們不是腐敗與黑暗;

我們不施恐懼與逆行;

我們不興災難與侵略;

我們是安全與和平的使者;

我們是人類自由的創造者;

我們是智慧的先知;

我們是人類公正的使者;

眾圣之圣把金絲腰帶交我,

讓人們生活的現世與歸去的天堂

都繁昌是給我的獎賞。

——居魯士于2570年前


我覺得這就是人權宣言??!這里的核心思想就可以直接寫進美國憲法。我想40、50歲的朋友,你們在大學時期可能都喜歡過一首歌叫《巴比倫河》,那個悠揚的、感人至深的旋律?!栋捅葌惡印肪秃瓦@個居魯士有關,是猶太人淪為巴比倫人奴隸的時候想念故鄉唱的歌曲。居魯士戰勝了巴比倫以后,讓人們自由選擇,給了猶太人自由讓他們回到自己的家鄉,就是現在的以色列,迦南之地。所以,以色列人對他感恩戴德,覺得我們世世代代都應該把波斯人當恩人?,F在的伊朗就是波斯,伊朗明確地在他們國家憲法中寫到,要和除以色列以外的所有國家友好相處。因為伊朗人覺得以色列忘恩負義、恩將仇報,老是謀殺,總對他們國家的人搞暗殺。當然,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是居魯士本人是一個如此寬厚、仁愛的君主。他的繼任者大流士,進一步開疆拓土,這是大流士的像(指PPT中照片),這是我翻譯的大流士說的一段話:


我熱愛真理,絕不謊騙,

我不希望強者壓制弱卒。

真理是我的意志,

我不與謊言為伍,

亦不會成為其奴。

即使謊言挑釁我也不惱怒,

我會抑制它并控制自負。

——繼任者,偉大之王大流士


這就是在西方的視角下殺人如麻的人,這樣的人會是一個暴君嗎?連自己的惱怒都加以控制,既不與謊言為伍,亦不會成為其奴。我覺得大流士應該是個很偉大、很開明的、杰出的君王,起碼在他的某一個階段應該是這樣的。

關于讀書,人們說這個人(指PPT中照片)的讀書量是一般人的60倍,這是馬斯克,他生于1971年,他最早創建的公司是貝寶,中國的支付寶就是跟他學的。貝寶要上市之前,他就對量子物理感興趣,他看到美國宇航局的火箭發射一次就不能用了,是一次性的,而航天飛機總出事故,剩了這兩架航天飛機就不敢起飛了,他就心血來潮,要搞航天穿梭火箭,讓火箭重復利用,于是就沒耐心等著貝寶上市了,把它賣掉。要是上市能賺上百億,不上市就幾十億,幾十億就幾十億,他馬上就開始研究太空火箭?,F在太空可回收火箭重復使用已經變成現實,美國宇航局決定以后不再用自己的航天飛機,也不再用自己的火箭送航天器上天,就雇傭他公司的,這個公司叫SpaceX。大家都知道現在最牛的車就是特斯拉,特斯拉也是馬斯特的。馬斯特還有一個公司,是生產太陽能電池的公司,叫SolarCity。太陽能、自動駕駛、航天飛行、電子商務四個領域,世界最牛的公司是一個人的。這個人是個工作狂,這個人每周工作100小時。這個人也不是什么都成功,婚姻就是兩次失敗,第二次離婚后又復婚了,由于他和妻子結婚后很長時間沒孩子,就不耐煩了,就馬上到醫院借助人工受孕的手段一下子生了好幾個孩子??墒撬钪档么蠹覍W習的,就是他有超級的閱讀學習能力,他的閱讀量是普通人的60倍。我也是個愛閱讀的人,我覺得我和他比,我就是站在他和普通人之間、偏向普通人的位置。

讀書讓我們拉近了和人的距離,讀書讓我們懂得別的國家的文明、宗教、歷史。在這種相互尊重、相互了解的過程中,我們也得到了對方的尊重和認可。這幾張照片分別是我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菲律賓與我們當地的好朋友、伙伴的照片。每一個地方呆的都很短暫,但是都是難舍難分。上面這個小朋友叫約瑟夫,他爸爸就是馬來西亞的拿督,拿督相當于爵士,他剛剛二十幾歲,他特別喜歡我,他爸爸和我在一起,后來他就對他爸爸說,我能不能和金先生要一下他的電話。他爸爸和我說了,我說可以啊。他現在就有我的微信,每到過節都給我發信息。他跟我說話就有點兒緊張,其實他是英國名校畢業,很優秀。這次我們選擇了和印尼合資就不能和他爸爸的公司合資了,但是留得青山在,10年以后呢,也許我們峰回路轉了。馬來西亞也是一個非常好的投資目標國,只是相比下目前在印尼更合適。我們在菲律賓和許家兄弟應該說是相見恨晚,情深意長。上次我離開之前,許家三兄弟寫了一封信,寫得感人至深。我想,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哪里都有朋友,只要志同道合,只要價值觀相吻合。

 

講完“博”,講一講“精”。其實知識有的時候是要去偽存真,去粗取精。這張照片是我回沈農等省長開會,去得早了,我就在樹下讀書時別人給我拍的一張照片。很多人問我,你是真的看書嗎?大家記不記得,那時我們集團正在本溪開會,下午有我的講座,我就在準備那個內容。大家還記得我們每個小組上前發言,要求每個小組英文好的都要把發言翻譯成簡單的英文。那次幾乎每一組的發言都被我批評了,有的把coordinate翻譯成cooperate合作,有的把overcome翻譯成解決solve,有的把among翻譯成between,如果翻譯成in between就更好了,但這些實際上是需要日積月累的。

下面這張是我們回母校,研究生30年聚會的照片。我們不僅回母??匆豢?,還有三個學術尖子給母校在校的博士生做了一場學術報告,我是學術報告的主持人,我主持他們仨都是有壓力的,盡管我已經經商20多年了,但是我能準確地掌握他們每個人研究的方向。我都向他們有善意地指手畫腳(笑)——這個應該做得更好,這個不對。因為我當年也是個學術尖子,我是1990年首批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獲得者。國家首批自然科學基金,你想,國家很多院士當年也無此殊榮。只不過當年陰錯陽差,不在這個道路上走了,但是還是毫無愧色地可以在那里指點江山。

我弟弟是一個大學教授,他比我小兩歲,他學微生物,后來在清華讀博士,現在在哈工大做環保,由于我們倆年齡太接近,他一般也不叫我哥,就叫我名字。我們家當老師的多,他當老師,他媳婦當老師,我愛人當老師,我媽媽當老師,親屬中當老師的也多。有一天早上,好幾個學生物的親戚都在一起,我弟弟就突然向我發難:“哎,金衛東,問你個問題,蛋白質、脂肪和糖代謝三大代謝中有一個共同的分子是什么?”我想了會兒,說:“是不是丙酮酸和乙酰輔酶A?”“就問你一個,沒問你兩個?!蔽蚁胍幌耄骸澳蔷褪且阴]o酶A?!薄盀槭裁床皇潜??”我說:“因為脂肪的分解代謝是β氧化,它是兩個碳、兩個碳切割,所以只有乙?;?。在脂肪的分解中沒有三個碳的過程,所以就可以把丙酮酸排除?!蔽业艿墚敃r說:“金衛東還行啊。這就是我今年給我的研究生講課的內容,他們都記不住,回答不上來?!?/p>

再講我和一個部級領導參加全國的考察活動,這個部級領導是個留學生,是個大學校長出身,目空一切。我們去新疆考察時,他一看考察團里都是教授,就我一個企業家,他就認為我是濫竽充數的,而那些教授在他眼睛里都不在話下,他就很狂妄。走到新疆的時候他就老是指點江山,說這個說那個,我就有點兒不高興,但是找不到攻擊他的點(笑),可是不久他就犯錯誤了??粗饷娴钠皆?,他說:“哇!這個新疆這個大平原,是做農業最好的地方,這里的農業搞不好,真說不過去!但是我是在美國留學回來的,但是這個地方又特別容易產生的那個……那個自然災害,這個……這個……我不知道漢語怎么說,我就知道英文叫torpedo?!蔽一仡^看,說:“錯了,tornado。torpedo是魚雷,tornado才是龍卷風?!彼f:“金總,你也是留學生嗎?”“不是?!薄澳悄阍趺从⑽倪@么好?”我說:“不留學不也得學英語啊?!彼陀悬c兒忌憚我。又走一段,看到一大片薰衣草,這次他是真想不起來薰衣草用英語怎么說,就問:“金總,這個是什么?”我說:“我不知道漢語怎么說,我就知道英文叫lavender?!彼椭牢抑S刺他,不太友好。這一路上反正他不管說什么我就總要糾正。最后一次出錯就是到克拉瑪依,克拉瑪依的市長是位女士,對他很崇拜。我如果不和他相處對他也很崇拜,但接觸后離得近了就沒有那種盲目的色彩。到達克拉瑪依之后他的語言就有點兒不那么準確了,新疆有塔克拉瑪干沙漠、克拉瑪依油田,他說:“啊,我第一次來到塔克拉瑪依?!彼阉死敻?、克拉瑪依集合了。然后科技部一個司長也是有點沖動了,他倆還有師生關系,油田不是有很多磕頭機嗎?他說了句:“哎呦,市長啊,你們這里景色太好了,到處都是搖頭機??!”我就覺得不行啊,還是太沒有定力了,怎么一見到美女市長,說話就不行了呢。然后我們離開這里去塔城了,在路上,我走到大巴前面對大家說:“我要作首詩?!边@位部級領導說:“唉呦,金總作詩,我們鼓掌?!蔽艺f:“但是我作前兩句,后面你們大家要接?。何覀儊淼剿死斠?,到處都是搖頭機?!彼麄兙托Φ貌恍欣?。

我們沈陽有一個非常有名的體檢公司,總部在北京,是個連鎖企業。老板是沈陽人,跟我認識以后對我也非常熱情,請我去吃飯。因為他是醫學專家,原來是衛生部門的,所以這一桌吃飯的9個人也都是醫學博士,都是名院的醫生,就我一個是做企業的。上了第一盤菜,不告訴我們是什么,讓大家先吃,吃完了,說是胎盤炒雞蛋。胎盤絕對是健康的,非常香,大家都知道胎盤的中藥名叫紫河車,補血補氣。我們彼此不熟,我走哪兒就總愿意考人,愿意考試。我就說:“那好,我現在考考9位博士,胎盤有什么營養?”有人說血管多。不是。有的說蛋白質豐富,但他們都說不到點子上。就一個人說這里可能含激素?!皩Π?,這個是對的。他們8個都答錯了,只有你答對了,那我再問你,這里都含什么激素?”他說:“可能性激素吧,雌激素!”我繼續問:“還有呢?”他說:“不知道?!蔽艺f:“我認為這里首先有HCG(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然后有LH(黃體生成素),有FSH(卵泡刺激素),還有GRH(上位促激素),然后還有GnRH(促性腺激素釋放激素)的痕跡,因為它是慢慢變少的激素,這些共同構筑了胎盤激素的群體。你吃了之后,就會讓你缺的激素得到補充,讓你身體舒適,調整你的內分泌?!彼麄冋f:“哎呦,你不是企業家,你也是醫生啊?!蔽艺f:“對啊,我也是醫生?!薄澳闶鞘裁瘁t生???”我說:“我是獸醫?!保ㄐΓ┰蹅儷F醫不也學產科嘛。

我給大家講過一個故事。去年在北京,北京飼料企業技術沙龍,主持人就是李德發院士。李院士在美國讀的碩士、博士,所以李院士講課用漢語,但板書用英文,因為他用英文寫比漢語寫還流暢。他寫了一個很長的英文單詞,但忘了這個分子用漢語怎么說了。這是個技術總監沙龍,我是董事長,按理說我是不應該參加的,但是我就有興趣,想著技術總監沙龍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技術進展,我得去聽一聽。自己開車好幾十里地去。但是我在那老看手機,看微信。全場問誰都不知道,我抬頭看一眼,說:“這個是a-酮戊二酸?!崩钤菏靠纯次艺f:“金衛東,你怎么能知道這個呢?”我說:“我學過啊?!崩钤菏空f:“你們這些技術總監都得跟人學啊,人家是上市公司董事長,這個詞都會?!?/p>

所以說,讀書要精啊,當你讀得精的時候、記得準的時候,你容易出類拔萃,容易脫穎而出。其實我們禾豐在做商業的過程中,大多數人都是同質化,都是差不多的,都是圍著客戶轉的??墒谴蠹覒搶W會運用知識的力量,運用智慧,運用解決問題的方式。

這是去年八月十五,我和孫利戈副總裁去俄羅斯(指PPT)。我們為什么去俄羅斯呢?荷蘭德赫斯公司在中國和我們合資,在俄羅斯就是和這個家伙合資,這個人(右二)長得很高、很瘦,可是他是個很野蠻的人,他是一個極端敬業的企業家,又是一個非常粗魯甚至帶點兒黑社會性質的人。這是個合資公司,這是德赫斯的哥倆(左一、二),他們是這家公司的控股股東,可是德赫斯和我們來了,從一樓走到二樓再走到三樓,直到走到他辦公室門口,他都不出來。德赫斯的老二敲他的門,敲半天才開門。我一進去我就覺得不對啊,德赫斯在我們這兒就是個小股東,他們過來我們都得到機場去迎接,起碼都得從樓下接到辦公室,因為這是對朋友、對伙伴的基本尊重。但是我們來到這里,走到三樓,走到辦公室他都不出來。我才明白,為什么Co和Koen要找我去,是希望我現身說法來征服這個俄羅斯人。

但能征服了嗎?第一,他是說俄語的,會說簡單的英語。還有他連歐洲人都不尊重,他能尊重中國人嗎?他的公司是俄羅斯國家最大的預混料生產企業,賺很多錢,但是談到預混料,問他配方的時候,我發現他用的油就不對,他用的油是丙烯醇,大家知道甘油就是丙三醇,三個碳、三個羥基。丙烯醇就是兩個碳之間有雙鍵,我覺得不好。用它固然有一些粘結和消除靜電的作用,但是大家知道羥基作為醇很容易被氧化成醛,而醛再被氧化就變成酸,而雙鍵很容易被氧化斷裂,斷鏈活性太強,也可以但不太好。所以我就告訴馬克西姆(那位俄羅斯人的名字)說,這個不好。他問:“為什么呢?”我就給他和他技術人員講了,他馬上就特別重視。他問:“那你說用什么?”我說:“應該用烷烴?!蔽揖徒o他寫化學分子式。他問:“什么是烷烴?”我說:“烷烴就是汽油,你加的汽油就是烷烴?!薄澳强梢杂闷蛦??”我說:“那不行,汽油太稀薄了。烷烴鏈太短就是氣體,汽油是8個碳就是液體,但是它太容易揮發了,你應該用鏈再長一點兒的?!薄澳堑枚嚅L呢?”我說:“我說不太準,10幾個碳的就行?!彼麊枺骸霸介L越粘稠?”我說:“是?!彼f:“那我就用鏈最長的?!蔽艺f:“不行,太長就變成蠟燭了。蠟燭就是烷烴?!蔽揖瓦@么形象地從汽油到蠟燭,是碳和氫兩種元素組成的,所有的鍵都是飽和的,所以這個是最合適的。就這一個小話題,他就開始對我刮目相看。

他在下午安排我們去博物館,去博物館我就看到了心儀已久的很多俄羅斯的名畫,特別是《無名女郎》、列賓的《伊凡雷帝殺子》,還有希斯金的描繪森林的畫,小熊在古樹參天的森林里嬉戲玩耍。我就覺得太幸福了,怎么這一生還能有機會到這里來,能站在這些名畫前這么近地看。他發現我特別喜歡這些畫,他也發現我沒來的時候就都知道這些畫,這也讓他感到很意外:怎么一個中國做飼料的還懂得我們俄羅斯的藝術,還知道列賓,還知道希斯金,還知道《無名女郎》,還知道伊凡雷帝殺子時的迷茫。為什么殺子?因為跟兒子一句話不和,兒子氣憤地走了,他隨手把標槍扔出去,他兒子被殺之后,他一下感到自己非?;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伊凡雷帝本身是一個混血的后代,他的母親有蒙古人的血統,他的父親是俄羅斯人,這種混血兒,特別是歐亞混血兒容易產生天才,但是也容易產生狂躁分子,他的性格很不穩定。我講這些,他就老跟著我走。利戈就走到我旁邊,說:“金總,不管到哪兒,看來知識都是力量啊?!保ㄐΓ?/p>

第二天我們坐直升機到他的工廠,他基本就不跟那哥倆在一起,我走到哪他跟到哪,晚上吃飯的時候他們哥倆一看已經達到目的了,就挺放松,晚上就喝不少酒。喝酒時我就問馬克西姆:“你是哪里人?”他說:“我的家鄉在烏拉爾山東面?!蔽艺f:“烏拉爾山是歐亞的分界,山的西面是歐洲,東面是亞洲,那你是亞洲人啊,來!咱倆亞洲人喝一杯?!彼卜浅8吲d:“對!我是亞洲人?!蔽艺f:“你們俄羅斯歷史雖然不長,但是也挺讓人感到惋惜,三個統治王朝都是其他民族的,第一個王朝就是留里克王朝,是來自北歐的諾曼人;第二個王朝是蒙古王朝,是成吉思汗的后人,金帳汗國;第三個王朝是十月革命殺掉的羅曼洛夫家族,是德國人。俄羅斯人的命運實際始終不掌握在自己手里,你們有那么多民族的沖突,有那么多宗教的沖突?!蔽艺f,俄羅斯的歷史是一個苦難的歷史。他也覺得非常地贊同,就跟我喝酒。他說:“第一個王朝諾曼人非常兇猛,長得非常強壯,他們在我們這里就非常殘暴?!?/p>

講完以后,Co也喝酒喝多了,他說:“他們對我們也很殘暴。古代諾曼人就是長角的維京人,他們把我們的女人都強奸了?!盋o看我和他談得好,他也插話,他把手機打開,說:“衛東,你看,這就是我在西班牙的照片。我去西班牙旅游游艇晚上被大風吹跑了,吹跑后就被撞壞了,我心情很不好,我就在巴塞羅那的這個餐館吃飯。你看到的這個家伙,長得這么高大,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嗎?他不是西班牙人,他是西班牙非常特殊的人,就是他在那里安慰我,我覺得這個人非常好。衛東,我敢打賭你不知道這個人是什么人,他是西班牙特殊的一個人種?!蔽艺f:“他們那里是不是老想獨立的?”他說:“對??!”我說:“他是巴斯克人吧?”Co問:“你怎么知道巴斯克人?”我說:“對啊,不是埃塔嘛,老想搞暗殺、獨立?!彼麊枺骸翱墒悄阒腊退箍巳耸鞘裁慈??”我說:“巴斯克人也是諾曼人?!钡野l音不太準,我就發成了Rome(羅馬)的音。他說:“不,不是羅馬人?!彼麆傉f完我馬上就糾正:“No, Rome, but Norman.”“Yes!”他就非常感慨,說:“金,你一個中國人你怎么知道這些呢?我問你能有多少中國人知道這些?”我想了下,說:“大概90%?!保ㄐΓ┧f:“NO,我認為是90%的人不知道吧?不,應該是99%的中國人不知道?!边@樣一交流,他這么桀驁不馴的人,這么成功的企業家,我們也談得非常好。

我走的時候,我就隨便問一問有沒有這些名畫匯總的畫冊,他就知道了。第二天我和利戈走的時候,去機場之前,他專門送給我一個特別精美的這個博物館的畫冊。我想他這種人,他的老板來了他樓都不下、門也不開的人,他是不可能崇拜一個新認識的人的,我覺得他不是對我好,他是對知識好。我恰好就是知識的載體(笑),所以對我就挺好。

 

這句話很簡單(指PPT),我在這里做了翻譯。但這么簡單的一句話很難翻譯準。過去我們有一個教叫“拜火教”也叫“祆教”,2500多年前的最早的一個宗教,它的教主瑣羅亞斯德,如果大家不知道瑣羅亞斯德是誰,你們看過尼采的一本書叫《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查拉圖斯特拉就是瑣羅亞斯德的另一個翻譯。他提到“The goal is the one that is trust.”這句話很多人翻譯,文馨也翻譯過,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發很多人也翻譯過。有一個人比我翻譯得好,但是有點兒太有宗教色彩了。我翻譯的是“唯信是求”, 唯有誠信才是我的追求。這么簡單,沒有一個詞你不認識,可是你要把它的邏輯搞清楚也是很難的。

這是前段時間奧朗德講話,講話后英鎊應聲下跌。奧朗德講的這段話我也是在網上看到的,我就覺得翻譯得不好,后來我就給重新翻譯:

英國已經決定脫離歐盟,我相信是全面退出的決定,那好,我們必須履行所有程序圓英國人之愿讓他們徹底離開歐洲!我們各方均需持此堅強立場。否則,我們就會傷害歐洲聯盟賴以存在的基本原則,其他國家也恐會效仿英國——脫離歐盟冀求獲得或有之好處且不承擔義務。退盟者必須感到威脅,退盟者必須面對風險,退盟者必須付出代價,否則英國的退歐談判不會取得好結果。

我是一個業余的翻譯,但是我自己斗膽地說,這個翻譯,還有前面大流士、居魯士的翻譯,可能沒有人比我翻譯得更好,我自己覺得翻譯的這幾段文字應該是信、達、雅的狀態。因為要想把英文翻譯好,你要做到準,你要做到透,你還要做到美。

我們很多文學作品翻譯都是錯誤的,比如《飛鳥集》,正確的翻譯應該是《迷鳥集》。我去印度訪問的時候,參觀莫臥兒帝國,其實莫臥兒何不翻譯成蒙古帝國,因為他的英文翻譯就是Monguor, 可是我們知道印度有孔雀王朝、莫臥兒王朝,實際就是蒙古爾,是帖木兒的后代,帖木兒是成吉思汗的后代,像這些翻譯就是因為當年我們的翻譯人員他們本身沒有科學基礎、沒有史學基礎、沒有哲學的基礎,他們的知識面很窄,而那時候幾個少數會英文的就把這種翻譯固定化了。他們就會把“佛羅倫薩”翻譯成“翡冷翠”,就會把“劍橋”翻譯成“康橋”。有人說,我讀徐志摩的《再別康橋》。我說,《再別劍橋》讀過沒?他說,沒讀過。我說,劍橋就是康橋??禈蚓褪荂ambridge,所以這種翻譯其實都可以更標準化、更準確。

我前一段推薦大家看的《巨人的隕落》,翻譯得是少見的好,但即使是少見得好,我在前10頁內也發現了幾處錯誤,他就沒有分清英格蘭和英國。有的地方就把英格蘭翻譯成英國,那就不行。本身這個故事發生地是南威爾士,在南威爾士的人說的是英格蘭而不是英國,他本身就是英國的一部分。

所以假如,要是能有這種可能,要是有一天我能不管咱們禾豐的具體業務,能讓我翻譯一兩本獲獎的、流行的、好的歐美小說,我一定力爭翻譯得最優美、最準確、最透徹,我想那個時候我希望我們的禾豐人能以你們的董事長為榮。我們的董事長能翻譯小說,別人的董事長翻譯不了 (笑)。

 

悅己達人

那么,除了這么多認識世界、改造世界,促進商業、促進成功的目的以外,其實閱讀也能取悅自己,也能快樂別人。我在北京有個小圈子,一個叫胡松,給我們公司講過課,他是加拿大國際開發署的職員,算是洋買辦;一個劉波,也是個才子,非常清高,是《中國畜牧獸醫報》的主編;還有一位叫范石軍,非常奇思妙想、花樣百出的一位營養學博士。他們三位最大的快樂就是找我喝酒,因為他們三個都特別能喝酒,每次喝酒都把我折磨得死去活來,可是我就老在精神上折磨他們仨,我經常在朋友圈里或在我們的小群里耍戲他們。我前幾天就心血來潮,看到這個足球倒鉤就給他們三個寫首詩:


胡謅八扯話太松

隨波逐流理不通

缺規少范石頑劣

重整河山待衛東


他們就覺得非常生氣,但這很容易改啊,一改就改成對他們有利對我不利了。他們也發上去。我想不行,既然這樣我就用英文寫,看你們還怎么改。就把這首詩寫成英文:


Husong talks without logic ,

Liubo flows like water ,

Fan is an uncarved stone absence of rule ,

Jin can be the key element for us forever .


胡松說話沒邏輯,劉波像水一樣到處流,范石軍像沒有雕刻過的石頭一樣,只有我才是永遠可靠的人。翻譯成英文版本后,他們就不好改了。

我喜歡打牌,我有一個朋友叫林鵬。有一次到北京了,要約我打牌,給我發一首詩:“東南西北白發中,各路豪杰逞英雄。有心去摸條餅萬,不知君身可從容?”意思是你有沒有空?我正在外地,馬上回復:“男兒何處不威風,關公溫酒斬華雄。今夜宵行回京都,明天便可戰群龍?!彼o別人看,說,這就是老金,一分鐘就回了(笑)。

其實人生大部分時間是“野徑云俱黑”,但是不管在什么時候,順境、逆境,不管方向是正確還是片面,知識就是力量,知識的力量永遠從正面幫助你,讓你接近目標,讓你接近成功,讓你戰勝困難,讓你獲得尊重,讓你贏得尊嚴。其實我本人是一個不愿意卑躬屈膝也做不到曲意逢迎的人,我在很多時候總是桀驁不馴、特立獨行,所以我在很多場合有很多人喜歡我的同時,也有一些人不接受我。我發現那些有素質的人都喜歡我(笑),喜歡我的、給我掌聲的都是高素質的人(掌聲)。

今天跟大家分享這個題目看似與我們的經營不直接有關,實際上從長久而言它和我們的成功有關,它和我們的成就有關,它和每一位的事業順利有關;而退一萬步講,它和我們的事業和功利不相關的話,它也和我們的生活幸福直接相關。一個愛閱讀的國家就有前途;一個愛閱讀的組織是更可靠、是更有創造力的;一個愛閱讀的人更容易成為社會的貢獻者而不是一個麻煩的制造者,更不是一個貪婪的掠奪者。

 

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內容就到這里。謝謝大家。


直播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