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衛東董事長

在書信中閱讀嚴肅

作者: 禾豐牧業董事長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15-05-20 16:12:39 瀏覽: 6081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編者按:

今年8月,金衛東董事長與行業學術泰斗張子儀院士通過《飼料經濟與科技》雜志董志玲主編進行了多次書信往來。清新典雅的文字、古樸應和的詩詞,讓我們感受到兩人深厚的忘年之誼。


董志玲主編:

前幾天收到張子儀院士的信,他對《禾豐文萃》給予很高評價,深受鼓舞,同時對于前輩的學識見解與文才愈加欽佩,在此轉發給你。


金總:

久違,上周承贈郵包(手札及《禾豐文萃》)均奉閱。近日細品《文萃》如與禾豐人促膝談心,如共剪窗燭閑話夜雨,獲益匪淺。從字里行間顯見,禾豐人能融先秦諸子、希臘先哲乃至各界大師之長,以斯巴達模式打造弄潮兒團隊之征程。誠如李斯所云“泰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者也。這在當今企業界實屬難能可貴。

當前我國正面臨戰略機遇期之尾聲,內憂外患,此起彼伏。樹欲靜而風不止,強敵滅華之心不死,奶中有水,蛋下滑,人均肉類占有量10年停滯不前,PPI卻上漲了一倍。去年1.7億噸飼料工業產品中進口糧、豆多少?又用了多少石油。

今夏美旱,玉米、大豆還看漲。君不見當年“翠竹牌”、“養豬大王”、“秸稈畜牧業”、“微貯”……何等風光!誠如聞一多先生當年詠嘆:“秋之浪子喲,春夏有多少積蓄夠你揮霍!”但愿禾豐賢達置此多難之秋,能一如既往,敢于以“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亂”之睿智,為國分憂,為民解難。向“冉有”者流鳴鼓而攻之。


先生您好!

收到您的信非常高興,真知灼見反復拜讀受益很多,您真是大家風范、吾輩楷模。作為一個特立獨行的學者,您以清醒頭腦、批判眼光,屢發振聾發聵之論,上則憂君、下則憂民,實為難能可貴。

前日偶做《江城子》一篇,班門弄斧請您指正:

江城子·南海事態感懷

南海自古有巨浪,

諸島列,是我疆,

迢遙萬里,須臾未曾忘。

當年唯因西沙事,

出戰艦,鳴鋼槍。

近聞環島皆寶藏,

或氣田,或油礦。

芳鄰覬覦,不惜彌天謊。

蚍蜉撼樹不自量,

夸大國,小夜郎。


                                                        金衛東

                                                       

衛東如晤:

頃奉大作,欣甚。同封E-mail傳去和《南海事態感懷》,聊博一哂。

狡漁翁,“渾三郎”

——和衛東,近作《東海事態感懷》

幾個浪人翻舊浪,

百足蟲,死不僵,

鑒真親情,須臾何能忘。

當年以德報怨事,

卻換來,鳴鋼槍。

神州東西盡寶藏,

曰稀土,曰色礦。

賊心不死,何須彌天謊?

主權在我沒商量,

狡漁翁,“渾三郎”。

“以德報怨”:1945年,日本投降后國民黨政府為了執行“攘內”政策,以“以德報怨”口號,安撫民心,豢養日寇殘兵敗將,提出放棄對日戰爭索賠,造成今日姑息養奸之后果。

三郎:板垣征四郎(遠東國際軍事法庭裁定日本甲級戰犯,絞刑)、小泉純一郎(日本右翼前首相)、石原慎太郎(日本右翼東京都知事)。


董志玲主編:

承囑E-mail傳去打油詩。此件版權屬金總。春雨貴如油,下得滿街流?;怪x學士,笑死一群牛。謹防笑死人。


直播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