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衛東董事長

拂之不去的困惑

作者: 禾豐牧業董事長 金衛東 來源: 發布時間: 2015-05-20 15:46:58 瀏覽: 5436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void(0)" id='fontSizeBig'>大號 中號 小號

中國三十強飼料企業當前正處于如下四大困惑之中。一孔之見,姑妄言之。 


一、本土化還是國際化之惑(Localization or Internationalization) 

以泰國正大集團為代表的外資企業在中國開疆拓土取得巨大成功;以希望集團為代表的本土企業在越南等國家攻城拔寨取得了卓越成就。事實告訴我們,商業無國界。許多偉大企業的發展歷程證明,國門之內無名企。中國強大的過程現實上也必然伴隨著資本、技術、市場的向外擴張,這刺激著中國飼料行業的領軍企業躍躍欲試于國際化的發展。截然對立的觀點則認為,中國是全世界最有潛力的市場,本土企業國際化發展是舍近求遠、舍本逐末,況且中國飼料企業無論是股東還是管理團隊的素養都達不到國際化的要求,盲目國際化無異于飛蛾撲火、自取滅亡。西諺有云:“離家越遠,離失敗越近?!?/p>

此爭論曠日已久,難有結論。我的看法是中國飼料企業應該首先立足國內市場,取得優勢地位后放眼周邊,尤其是越南、老撾、柬埔寨、緬甸、朝鮮、哈薩克斯坦等鄰國。對于印度、俄羅斯、韓國、日本等鄰國,市場雖大但進入難度亦大,不易投資。 


二、專一化還是多元化之惑(Focus or Diversify) 

盡管全世界大多數企業都是靠“諾基亞模式”即專業化經營,專注于唯一選定的領域并取得成功;但也有如美國GE(通用電氣公司)者橫空出世憑借多元化發展取得巨大成功。中國正處于由混沌初開向秩序井然的成熟社會過渡的時期,眼前活生生的例證是:東方希望集團靠飼料起家卻以電解鋁行業成為中國私營企業的翹楚;新希望企業千軍萬馬做飼料,而其最大的收益卻來自不經意間投資入股的銀行業和房地產業。近年新希望依靠資本力量投資控股或入股多家農牧企業,成為因多元化而成功的鮮明案例。今天的中國社會,政商關系密切,因一業興旺而積累了足夠資金和龐大社會資源,從而更加有利于開展多元化的經營。堅持專一化、抗拒多元化、最終才能走上成功之路,是被全世界證明了的經驗,但在中國卻并不見得靈驗。高度專業化企業構成的群體強大而高效,如:微軟、IBM、英特爾因高度分工、密切合作而令美國成為IT業霸主;而過度龐雜的巨頭企業,如日韓財團政商勾結雖使其崛起迅速,卻最終阻礙行業進步甚至危害社會的公正。

多元化還是專一化關鍵取決于我們的目標是無限擴大自身的財富數量,還是愿意投身于我們喜歡的事業、貢獻于我們所生長的國家。我傾向于“有所為,有所不為”。 


三、專業化還是一體化之惑(Specialize or integrate) 

專業化地把飼料做精、做細、做大、做強是我們的傳統,這一傳統首先在肉雞產業上遇到挑戰。全世界認同的趨勢是,今后很難有單一的商業化肉雞飼料生產者,而必須實行從育種到孵化、飼料供應到防疫滅病、養殖到屠宰再到肉品加工的產業一體化經營。肉雞業的這一趨勢是否也將推行到豬、蛋雞以及反芻動物生產領域呢?美洲的一體化經營趨勢十分明顯,以史密斯菲爾德公司為代表的“養殖托拉斯式”的企業,規模巨大并完全左右了市場價格,使得畜牧業生產更有計劃性,但有壟斷之虞。近年史密斯菲爾德公司業績出現巨額虧損,說明該模式運行也并非完善。如果中國的未來趨勢走向一體化,我們就必須主動轉變——或自身形成完全產業鏈、或聯合其他相關企業完成一體化經營,盡管產業化經營風險巨大,但我們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挑戰。與北美相比,歐洲的專業化色彩很濃。大量的家庭農場適度規模地經營,政府并不鼓勵擴大養殖規模,相反實行配額限制,專業的飼料企業、專業的屠宰加工企業與農場之間簽訂合約、各司其職,政府通過政策直接干預畜牧業生產過程,把周期性的風險分化于不同生產環節和大量的農場,降低了生產風險,縮短了危機時間。 

我仍然認為歐洲的模式更適合中國國情,然而這種模式在歐洲能夠發揮功效,第一有賴于一個專業化的畜牧業政府管理部門,既能未雨綢繆地防范又能力挽狂瀾地制止;第二有賴于一個高度誠信的商業文化,各生產環節真正讓契約有效執行。

 

四、私人化還是公眾化之惑(Private or Public) 

公司通過上市在資本市場籌集資金,成為近年來中國企業的流行做法。飼料行業已有多家捷足先登者。在中國不可思議的高市盈率的資本市場環境下,這些企業一夜暴富,顯著地拉開了與同行之間的資本實力差距。股價虛高產生的巨大誘惑使得“上市”成了比追求經營質量的提高更為有效的創富手段,有些企業甚至不惜為此弄虛作假。我們必須明白,企業上市或曰公眾化只是發展企業的一種手段,絕非經營企業的目的;企業上市公眾化也不是企業發展的唯一途徑,對于很多企業而言并不是最好的手段。德國寶馬公司、美國嘉吉公司都是世界頂尖的大企業,他們卻始終保持著私人企業的不壞金身。企業上市后將面臨更嚴格的公眾監督和機構監管,同時也會顯著提高企業的運營成本。而為了上市虛報業績、編造項目可能會使這些企業最終失去競爭力。在現實中國資本市場的虛高股價之下,保持理性異乎尋常的艱難,但我們必須實事求是。 

上述困惑之外以三聚氰胺為代表的食品安全事件,使飼料行業首當其沖成為眾矢之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大是政府方面矯枉過正的表現,更多行業管理的苛刻新規使得出現問題時政府可以不承擔任何責任,而由企業完全承擔一切后果,這類似于商業活動中的霸王條款,扼殺了企業的活力,降低了企業的競爭力,企業顯然不堪重負。此外隨著人類活動的增多,地球環境發生劇烈變化,生態系統趨于崩潰,動物疫病愈演愈烈,加之人們對衛生與安全的苛刻要求和對疫病的恐慌心理,使飼料及畜牧業缺乏穩定的生存基礎,這個關系國計民生的行業已經成為一個高危行業。

 

直播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