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魏總

2020-05-05 10:12:44

 2020年4月25日20:30,手機震動了一下(平時手機基本都是靜音狀態,連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時候變成了震動),一條微信顯示“魏總去世了!”不禁心頭一緊,鼻子一酸,眼淚奪眶而出,盡管已經預知這樣的結果,但還是不能接受這個現實,坐在椅子上半天緩不過神來,當晚失眠隨之而來,思緒翻滾,往事歷歷在目……

初識魏總

2001年12月,我大四第 一學期即將結束,留校、調干還是去企業工作,也該做打算了。不過禾豐牧業一則招聘北京公司秘書的信息,吸引了我的注意,應聘條件苛刻,何不去挑戰一下?經過層層考核選拔,我成了唯 一入選者,接下來就是要去北京與金衛東董事長及北京管理團隊見面。這對于從未獨自遠行的我來說,無疑充滿了期待,如果能像電視劇里的“白領”那樣光鮮地出入摩天大樓,這豈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2002年1月,因為要在北京新東方學校進修英語,我租住在了北京大學東門的中關園小區(北京大學教師家屬樓)。1月底的一天,金總突然打來電話邀請我同北京的創業團隊在清華大學西門的上地燒鵝城見面,一起吃個晚餐,我欣然答應,放下電話前,金總特意囑咐“晚上六點左右,一個叫魏延錦的人會和你聯系。”

當天晚上魏總比約定的18:00晚了一些時候給我打來電話 ,我依稀記得當時電話接通后一個清脆的聲音馬上說:“小孫,你好!抱歉啊,因為路上堵車晚到了一些,我的車就停在你的小區門口,是一輛白色桑塔納,車牌是京XXXXXXX……”我馬上下樓,果然一輛白色的桑塔納車停在了小區門口,車旁站著一個身材高大、氣質非凡的男人。彼此寒暄之后,魏總替我開了車門,將我讓上車,紳士而又風度翩翩,倒是讓我一個學生不太好意思。當晚與金總及當時的創業管理團隊相談甚歡,我也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公司看一看。晚餐后,金總又再次請魏總將我送回住處。魏總提前離席了,我也不知道魏總去了哪兒,和大家道別后就徑直去尋魏總的白色桑塔納,心想我就在車邊等他吧。可是當我靠近到車身時卻發現魏總早已在車里并發動了車,上了車后魏總說:“1月份,北京天兒還是寒啊,小姑娘多穿點兒別凍感冒了!路近,我怕你冷,提前把車啟動,暖風吹著暖和些。”很快就到了小區門口,魏總又將車開進了只能允許一輛車通過的小區甬路,比較靠近我住的單元門處,他把車大燈開著說:“天黑了,一個人出入要小心,我把車燈給你開著照路,到了樓上進了屋,報個平安,我就走了。”細致入微而又關懷親切的話語,讓只身一人身處他鄉的我,感到格外的感動、溫暖、安全和踏實。

初識魏總,我仿佛遇到了一個“家人”!

與魏總共事

2002年3月3日,我開始在北京三元禾豐進行大學畢業前的實習工作。那時金總是集團總裁兼北京三元禾豐總經理,魏總是北京三元禾豐總經理助理,主管銷售工作,盡管我在職務上是金總的秘書,但也要經常配合魏總的工作。入門第 一課便是聆聽魏總講授的禾豐企業文化,魏總從容而舒緩地講述,動情之處,我們都眼含熱淚,被禾豐艱苦卓越的創業歷程所打動,被魏總生動形象的描繪所感染,更為有幸參與到北京三元禾豐的創業而激動。 

北京三元禾豐創業時期艱苦,大家基本都住在工廠的宿舍里,白天努力工作,晚上金總和魏總就會組織大家學習,畜牧飼料專業知識、人文歷史、禮儀文化、計算機技術、英語技能,時不時就舉行辦公軟件操作比賽、寫作征文以及形式多樣的文娛活動,每周一次的集體外出購物,每周一次的逛北京城……盡管北京三元禾豐所在的地方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北京”,也沒有modern的摩天大廈,更與我理想中的企業環境相去甚遠,但我卻慢慢地愛上這個學習型的組織,崇敬這個團隊的領導,喜歡如兄弟姐妹一般的大家庭,好似從大學校園邁進了另一個學習的殿堂,我更是有幸成為兩位導師(金總和魏總)的門徒。我毅然決定畢業之后返回北京三元禾豐成為一名正式員工。

2002年9月,北京三元禾豐成立一周年,魏總正式接任北京三元禾豐總經理,我也同時成為他的助手,除了協助他日常工作之外,工作重心開始偏重人力資源管理。那個時期北京三元禾豐剛剛起步,舊工廠百廢待興,新市場急待開拓,各個部門的管理體系都在摸索著建立,內部管理尚有集團總部的支持和相對成熟的管理體系借鑒,但要想快速攻城拔寨,開疆拓土,奠定好的市場基礎,除了有好的將帥還需要有較強戰斗力的團隊和堅不可摧的高品質產品。魏總殫精竭慮,勇擔使命,一方面親自掛帥,身先士卒,一個月差不多有一半的時間在跑市場;另一方面,他求賢若渴,禮賢下士,親自篩選簡歷,走到哪里就面試到哪里,這個時期人才開始慢慢匯聚,任人唯賢,知人善用,很多人的才能都得到了充分的施展,逐漸走向管理崗位,后來紛紛成為集團關內區乃至集團重要的管理者。北京三元禾豐的團隊日益壯大,精兵強將,團隊為王。魏總只要在公司,就經常與技術配方師探討產品的發展方向,強調產品應該以市場為導向,立足質量,可以逐漸為客戶定制,而不能閉門造車(多年后,直到我有機會去荷蘭交流工作才理解這是產品經理的工作,鏈接客戶、市場與產品的橋梁,而那時魏總可算是身兼數職了)。他還經常去化驗室和生產車間,向全員強化產品質量是企業生存之本。繁忙的工作之余,他總喜歡讀書,不論他外出多晚回到公司,哪怕是凌晨,他也會在辦公室挑燈夜讀,備注筆記,做講義材料,從管理到營銷,從人文到歷史,博學廣聞,學貫古今。各種會議上的培訓內容信手拈來,言之諄諄,聽者受益匪淺。大家都十分佩服他旺盛的精力,對事業孜孜以求的態度,“活到老,學到老”總是掛在他的嘴邊。在他的影響下,讀書也成為了我們的日常。

在金總的倡導下,全集團推行“pos服務”。魏總對我們又進一步提出“pos服務不僅僅是對外部服務我們的客戶、供應商、我們的賓客和友人,也同時應該體現在pos服務我們的員工,每個相互銜接的部門都應相互提供pos服務”,由此他還提出“在部門間的合作中,下一道工序是上一道工序的上帝。” 這些都令我記憶深刻,也使得北京三元禾豐不論是接人待物,迎接內外賓客,還是商業合作、事業拓展、市場服務、處理客訴都獲得了廣泛好評。記得有一次,我因為部門間工作銜接不清楚產生小分歧而向魏總投訴抱怨,魏總耐心地聽完后并沒有直接指出誰是誰非,只是說了一句“掃好自家門前雪,再管他人瓦上霜。做事情多向前一步,多替別人考慮,你自己也會收獲更多!” 我從此也將這句話作為做事的一條準則。

2003年北京三元禾豐蓄勢待發,然而非典襲來,北京進入緊急防疫狀態。偏偏這個時候送貨司機張衡送貨回來發起高燒,這著實讓人緊張擔心。如果張師傅真的染上Sars病毒,那將威脅到全工廠人員的生命安全,甚至對公司運營產生致命的打擊。還記得當晚魏總緊急召集了幾個核心管理者,他客觀分析:張師傅并未去過疑似疫區,也未接觸過疑似病例,應該送貨回來有些疲勞加上洗澡受了涼,從而引起了感冒發燒,但在疫情特殊時期,誰也不敢打保票。魏總果斷決定封廠,立即將張師傅送出廠外單獨隔離并派專人看護,密切觀察他的病情變化,同時馬上對工廠進行防疫消殺。2天后張師傅的高燒全退了,逐漸恢復了健康,原來只是虛驚一場!魏總冷靜分析,臨危不亂,這不僅是為了員工身體健康更是顧全禾豐事業發展大局。事后他還開玩笑地說:“獸醫可不是白當的!哈哈……”

同是非典期間,北京如同空城,主要交通干道封閉,外面進不來里面出不去。從4月底封廠,銷售員們被隔離在市場上,回不了公司更回不了家,魏總時常與他們通電話,關心他們的情況并指導部署每一步工作,他們克服困難依然活躍在就近的市場上。大量回家探親的工人不能如期返回,工廠勞動力嚴重不足,飼料運輸也成了很大的問題,經銷商和養殖戶一愁莫展,嗷嗷待食的畜禽不能等啊!魏總召集所有人,說:“工人找不到,不怕,因為還有我們,我們不能讓冒著生命危險依然沖鋒陷陣的銷售人員失望,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將產品保質保量安全地送到客戶手中!”一聲令下,魏總以身作則,辦公室管理人員和文員,全副武裝進生產車間:貼標簽,整理包裝袋,搬運原料和成品,爬上高欄車裝車發貨,男士們個個大顯身手,女士們也巾幗不讓須眉,此時男女不分工種,大家齊心合力保證出貨。當時公司的兩輛大貨車和一輛小廂式貨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充分保證了客戶的飼料供應,也正是這樣為北京三元禾豐贏得了很多忠實客戶和新市場。工廠在魏總的管理下安全有序,工作之余閑暇時間,魏總還帶領我們在會議室看電影,讀書交流,還特別在公司院子西側開辟出一塊菜園,栽樹種菜,既美化了工廠的環境,也給我們的生活增添了樂趣。

之后我隨董事長到禾豐集團北京總部辦公室工作,算是短暫地離開了北京三元禾豐工廠,但每逢大事小情,依然離不開魏總的支持,而我早已將北京三元禾豐當做了自己在北京的“家”。

2007年做了五年秘書的我試圖探索新的職業角色和發展機會,希望能更多地發揮專業所長向業務方向發展。魏總得知后,希望我能回到北京三元禾豐公司負責采購工作。我熟悉三元禾豐的內部管理,但業務管理上尚需錘煉,這個角色的轉變對我來說是一次挑戰更是一次機會。后經魏總提請,相關職能部門通過,董事長批準,2007年11月我再次回到了北京三元禾豐,帶著金總贈與的從業金言成為北京三元禾豐的采購經理。這也成為我職業發展的一個重要轉折點。

初到崗位,魏總和我的一次談話,讓我記憶猶新。魏總說:“我相信你的為人,這個崗位很敏感,凡事要公私分明,嚴于律己,任何一筆交易都要本著誠實守信的原則,確保公平公正地交易。”現在看來這不正是禾豐核心文化中的禾豐管理者行為原則嗎?當年魏總和我說的這些,除了他自己在踐行,也在要求他的下屬堅守。

200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北京三元禾豐正處于發展上升期卻經歷了各種困難的考驗。

5月汶川地震,導致與北京三元禾豐常年合作磷酸氫鈣的一個大供應商單方撕毀合同,還以種種莫須有的說辭千方百計謾罵詆毀我,我委屈得不知所措。年初我以低價格分階段地鎖定了差不多全年的供應,如此重要的戰略合作,日常往來皆待為上賓,我不能理解怎么就突然翻臉不認人了呢?魏總了解事情原委后,多年來的合作,讓魏總和那個供應商也算有些交情,魏總便逶迤周旋,希望能商量出個結果, 無奈對方毫不理睬。魏總一方面安慰我,另一方面也告誡我:“世間意想不到的事情有很多,這正好給你上了一課,要反思在這個過程中自己存在的問題。這件事情公司固然遭受一定的損失,但也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就喪失了對工作的信心!”訓誡和鼓勵讓我在日后與供應商的交往中要注意合作的分寸。此后不久,魏總專門成立了采購小組,由技術配方經理姚巧粉、副總經理王永杰、財務經理王然和我共同組成,除了降低采購風險,更準確地做出采購決策,也讓我更快更好地對采購業務管理駕輕就熟。

8月奧運會,首都北京成為全世界矚目的焦點,大街小巷隨處播放著《北京歡迎你》。北京歡迎著世界各地賓客的同時,也采取了相應的環保措施、安保措施以及交通管制,這給原料供應和飼料成品運輸帶來了很大的困擾,運輸費用高漲致使原料單價上漲,同期的豆粕行情也持續高漲,單噸成本飆升近千元。還記得曾有人和我開玩笑說:“你咋一當上采購經理,啥原料價格都上漲呢?”真是令我哭笑不得。為了保證原料不斷貨,打破交通運輸這道瓶頸,客戶不用進京就能提到飼料成品。魏總決定在距離工廠近的地方租原料庫房提前存放,也正是這一決定讓我們的采購搶占先機,提前囤貨,使得采購成本低于同期的原料價格走勢,飼料成品在銷售市場的核心區域租庫房,解決了供應鏈受阻的問題。 

緊接著,2009年爆發轟動全國的三聚氰胺事件,波及到奶業的全產業鏈。彼時,北京三元禾豐的反芻事業正在華北大地播種,如果產品質量稍有差錯,事業發展將一下腰斬。各地檢驗檢查部門隔三差五就要到工廠抽查,我記得當時魏總提出:“行業危機也意味著發展契機。只要我們堅守質量不動搖,嚴把原料質量關,嚴把成品質量關,我們就一定能贏得更多的市場!”按照魏總的指示,原料采購標準要高于國家標準,入廠檢驗要符合公司標準,我和所有合作的原料供應商在簽定采購合同前都要先簽定質量保證協議,從采購源頭充分保證成品的安全。產品質量從未出現過問題,使得反芻事業逆勢上行,在華北大地遍地開花。魏總對產品質量的重視,始終如一,這為北京三元禾豐在行業享有美譽打下了基礎。

在魏總的帶領下,北京三元禾豐快速發展,利潤和銷量連年突破,在集團內部連年獲獎,成為集團內貢獻大的核心公司之一。但他總是推功攬過,總是將榮譽歸于團隊,自己承擔所有的責任,給所有的管理者樹立了良好的榜樣!

2010年12月魏總赴沈陽擔任綜合板塊的副總裁兼生物公司總經理,自此不再有工作上的直屬關系,但8年共事,對我影響至深。每當回到沈陽總部開會的時候都會小聚,每次見面魏總都會給予如師如父如兄般的關懷,不是家人勝似家人!

后續

2011年,我受命獨自架構整個京津冀區的采購管理體系,并組建采購管理團隊,之后同步集團的三級采購管理體系。我也從一個采購小白成長為獨領隊伍戰斗的區域管理者。至此感謝魏總這位老領導,如果沒有當初魏總的建議和提攜,沒有他的賞識與認可,沒有他的放手和訓誡,也不會有我今日的發展和覺知!

2017年我因個人身體原因,離開了我用整個青春奮斗了15年的禾豐,滿心的感恩和祝福!之后選擇創業,雖然身不在禾豐任職,但心似乎從未離開過,時刻關注著與禾豐有關的人和事。

2018年魏總查出腸癌后馬上做了手術,術后我給他打了電話,他說手術一切都好,請大家都放心,然后準備去海南休養一段時間。沒多久他又踏上征程,廣州、印尼、荷蘭……馬不停蹄,不辭辛勞。這期間病情又有復發,2019年9月從印尼回來之后的復查,身體狀況急轉直下。12月21日我去醫院探望他的時候,他流淚了依然要強地說:“不應該啊,自己大意了,不應該是這個樣子啊!”可那時腹腔積水,已經讓他人都變了形。我忍住淚水和他說笑了一會兒,當天看他精神狀態不錯,也能吃些東西,想著還是會有轉機的。2020年1月份金總又想盡一切辦法帶魏總赴日本治療,我心中斷定一定是有治好的希望。雖然新冠肺炎把大家的物理距離隔離了,但心卻無時無刻不在牽掛。4月9日我再次微信詢問王永杰老總關于魏總的近況,王總回復:“近來有點嚴重,家里準備停止化療,回家吃中藥調理一下,剩下的時間不想遭罪了!” 我明白只剩下時間的問題了,可心有不甘,老天怎么會讓這么一位正直、剛強、教人育人、一生都在奉獻的好人遭此病痛的折磨啊?

魏總喜歡美愛干凈,頭發總要梳得整潔光亮,每天都換不同的襯衫,搭配不同的西裝外套。他曾說,“形象是一個人的門面,體現著一個人的內在素養”;魏總喜歡品紅酒,以前在工廠的時候,常見他每晚夜讀的時候總會倒上一小杯,邊看書邊靜靜地品評,但自從他得了痛風之后,便很少再碰酒了;魏總喜歡美食,走到哪里都會帶著我們品嘗當地名吃,順帶著還給我們講些和美食有關的小故事;魏總喜歡購物,估計但凡去過城市的奧特萊斯都留下過魏總的身影,他品牌意識很強,對東西的品質要求很高,但他只買對的不買貴的;魏總喜歡車,各種車型如數家珍,但凡有人買車一定要向他請教咨詢。我剛到公司的時候就聽他講過他有一個心愿,等到退休的時候,要開一個改裝車行,組個改裝車俱樂部,到那時好好享受玩車的樂趣;魏總喜歡較真兒,凡事定要弄個清楚,不甘人后;魏總喜歡探索,對任何新鮮事物都充滿了好奇,永遠保持一顆“童心”;魏總喜歡旅行,魏總喜歡讀書……魏總喜歡做的事情太多了,他是那么熱愛生活,懂得生活,可是他卻再也沒有機會去做這些事情了。

希望他在天堂繼續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繼續做喜歡的事情,天堂里沒有病痛!

我會永遠懷念您!

標簽

下一篇:懷念魏總2020-05-05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直播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