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工匠精神”

2021-07-15 14:42:38

不知從何時開始,大家不再討論996,而由此引發的深層思考卻成為熱議的話題。“內卷”和“躺平”成為了這個現象的現實刻畫。

“內卷”簡單來說,就是不停地投入資源、不停地去優化,但是提升空間越來越低;“躺平”意為在內卷中及時抽身,接受現有事實。

舉個例子:以前我們看電影都是坐著看,后來第一排的人站起來看, 導致后面所有人都得站著看電影,而站著看和坐著看,花的錢卻是一樣的,最后大家都損失,這就是“內卷”。

當大家都站著看電影,但是你發現站起來沒別人高,還是看不到,就干脆放棄掙扎,坐著就當聽廣播劇,后來發現回家躺著看盜版碟片也可以,還不花錢又能享受最低標準線的電影內容,這就是 “躺平”。

飼料行業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目前是一個充分競爭的行業。行業從一口大鍋一把鍬拌料的作坊生產發展成了現在的可追溯的精細化生產;從一開始的養殖全程只用一種料發展到現在的各階段精準飼喂、蛋能平衡;我們的行業也因為觀念的提升、技術的創新、工藝的改進實現了很大的進步,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現在所有行業里的人都發現:投入越來越多可是賺的越來越少,技術越研究越深入可是亮眼的效果越來越不明顯,總的來說隨著投入的增加邊際產出越來越少了。

一直以精益求精為口碑的日本“工匠精神”近些年逐漸成了工業行業的圖騰,而把一件工作做到極致的日本匠人也成為了大家競相學習的榜樣。我們不否認“工匠精神”給全行業的水準提升帶來的貢獻,更不去懷疑“工匠精神”所堅持的質量第一的態度,這種精神確實在過去的競爭中推動了企業的發展,提升了我們的競爭力,但是在行業技術不停內卷的今天,我們該提倡什么樣的“工匠精神”呢?

日本的工匠精神是精致和完美,但是每一個精致和完美都是需要花錢的,都是要讓客戶去買單的。商業社會的評判標準除了好壞,更重要的是代價(性價比),有多少人會為了那精進的0.01的好去心甘情愿地花錢呢?大家都認為奔馳大G好:輕踩油門就能震顫半條街,關門的咣當聲都能沸騰你的荷爾蒙,可是為什么選擇的卻是大眾高爾夫?因為代價。好和壞是要付出代價的,是要付出血汗錢的。

我們把東西精致到和藝術品一樣跟把它便宜到千家萬戶都用得起一樣重要;把頭等艙服務做得無可挑剔和把經濟艙票價便宜到老百姓都能坐得起也一樣重要。合理的高品質和極致的高品質是要用代價來堆積的。任何時候、任何企業的資源都不是無限的,永遠要考慮這部分代價花在什么地方更重要。沒有無緣無故的好,沒有不需要代價的精致。

以日本匠人代表的工匠精神只能代表一個選擇方向,沒有必要神化,他們表現出來的精益求精也未必就是我們商業社會該推崇的“工匠精神”。他們擁有上百年的小店,幾代人傳承的手藝,一輩子只做好一件事的“壽司之神”“煮飯仙人”,這些是否值得我們學習呢?我認為這恰恰是對我們的誤導。這些現象存在的真正原因其實是日本結構無法向外擴展,年功序列死氣沉沉,本該是年輕人的激情、創意都會被打壓,新興行業的門檻極高等等墨守的社會規則,導致了絕大部分人只能在原有的模式之下無限地內卷。把車擦得干凈一點,再干凈一點,甚至把發動機的縫隙都清潔得一塵不染,可是這樣做的結果是投入的精力越來越多,產出比卻越來越低。大家說這樣的工匠精神對于商業的意義又在哪里呢?我們不否認精進的態度 ,但是只有這一個方向的選擇不好。

我們的商業里有很多奢侈品營銷是通過講故事、講情懷、販賣文化來實現的,他們可以通過這些手段讓你心甘情愿地掏一百碗米飯的價格去品嘗“煮飯仙人”那用指尖觸碰過大米靈魂的一碗米飯。

我們從事的是傳統行業不是奢侈品行業,我們無法去給我們的客戶——動物講故事,講情懷,傳播文化。

我們需要的工匠是那些看起來不夠“工匠”的人,他們不會在某個細節糾纏,他們不會不計成本地追求極致,他們更多的是快速試錯、快速迭代,是把握權重容忍缺陷,是通盤考慮整體規劃,是為了更大的目標放棄表面的不完美,這樣懂得取舍(要注意成本,要價值得當)的工匠才是真正的工匠。

養豬行業經歷了百年難得一見的暴利行情,現在又回到了血淋淋的虧錢時代,對于飼料的需求已經不再是前段料使勁往后用了,而是簡單地要求只要活著就可以了,請問我們現在給客戶講這個料更能多吃快長還能激發出他的興趣嗎?面對躺平的養殖業,我們的技術方向是不是該抽離內卷?

——溫春雨  關內區采購總監

標簽

上一篇:我是胡老五,我驕傲!2021-06-25
下一篇:每一次選擇都是命中注定2021-07-22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直播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