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利:當前非瘟流行的主因及對養豬企業“奪命三劍”的解析

2021-03-19 08:30:34

最近幾個月是絕大多數北方養豬企業非常痛心疾首的時期,原本千辛萬苦、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建立起的養豬產能,隨著一場出乎意料的非瘟寒流,頃刻間幾近崩潰,尤其是對非瘟防控的信心與手段自以為得心應手的大集團、大企業更是苦不堪言。難道真應了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箴言了嗎?有些養豬專家簡直開始懷疑人生了。

非瘟究竟是可防可控,還是防不勝防呢?我相信一些人雖然仍會繼續說可防可控,但是底氣卻不再像以往那樣足了,那么問題究竟出在哪里了呢?我在這里大膽地進行一下分析,拋磚引玉。

北方這次非瘟肆虐的罪魁禍首基本上并不是基因缺失毒株和變異株,而是野毒。那為什么造成這樣嚴重的后果呢?

主要原因就是養豬人的盲目樂觀和不切實際的自信。2020年4-9月份非瘟被“有效控制的事實”和大部分豬場復養成功,存欄量快速持續恢復的情況,讓絕大多數養豬人包括專家在內,誤以為這樣突出的成績是大家真實能力的體現,而不是大自然的造化在無形之中起到了關鍵作用。2020年9月,我就發聲提醒同仁:在非瘟疫苗成功被研制和廣泛推廣之前,每年的10月份到次年的4月份北方的疫情流行在所難免,而每年4-9月份則是南方疫病流行之際。因為氣候導致環境中的病毒難以被輕易有效殺滅,而我們對如何在冬季低溫和陰雨連綿的雨季,針對性地使用消毒劑等措施成功防范非瘟還沒有做到了如指掌,大家都在交學費,都在戰斗里成長。

第二個重要原因是大環境被嚴重污染了。大環境中的非瘟病毒此時也快速復制和蔓延,幾乎無處不在,通過環境檢驗我們不難發現,病毒陽性檢出率在以驚人的速度恐怖地增長著,豬場的管理者對此無能為力。在重重圍困下,不說是守久必失,至少是有漏洞的豬場幸運率大大下降了。表現出發病豬場與規模無關,真正在檢驗或者考驗養豬人真實的防控水平。冬季的北方,不僅僅是通過消毒滅殺病毒的有效性打折扣了,甚至有許多豬場還沒有找到穩健的操作方案,而且因為豬舍保溫與通風換氣的矛盾,導致豬群健康受損,免疫力和抵抗力都下降了,多種疫病群發、混發,非瘟病毒一旦進入,發病率大大提高了。

導致本次疫病流行的第三個重要因素是我們復養成功后,存欄豬太多了,再加上冬季這縷東風,具備了火燒連營的基本條件。我們不難發現,凡是養豬恢復快、密度大、各種規模及養豬方式混雜、環境相對較差的地方都是率先發病的,并且流行傳播速度快、損失大、防控難度大、幸存豬場少。

凡是豬多的地方,關于豬方面的物流和人員必然呈幾何倍數增長,病毒擴散的速度及對豬場的威脅同樣倍數增長,如同赤壁之火一瀉千里,延綿不絕,只有生物防控條件好且管理非常嚴格到位的豬場才能獨善其身。

當然,非瘟病毒的確是有很大變化,基因缺失毒株的出現和危害有目共睹,它使得非瘟防控和拔牙處理等工作變得更加復雜化。

僅僅憑借病毒的核酸檢測已經無法及時準確地發現處于潛伏期的病毒了,發病豬的癥狀不再那么典型,問題豬群難以拔凈,購買豬苗時更加難以把控了……非瘟防控的核心要點是構筑強大的防御體系,“拒敵于國門之外”,可是當內部出現“間諜和漢奸”時怎么辦?恐怕僅僅靠現場一線人員的眾志成城是不夠了。還必須從源頭抓起,絕不能引狼入室。好在發生基因缺失毒導致非瘟的豬場少之又少,不過擴散在環境中的基因缺失毒和變異株如何發現和應對呢?這是一個無法回避的難題。

如同得了新冠肺炎,只有身體本來就有問題的人,或者老年人中免疫應答能力弱的人死亡率高,而比較健康的年輕人死亡率很低一樣,發生非瘟的豬場其死淘率與豬場的管理水平、檢測及拔牙能力,還有豬群健康狀況密切相關。實事求是地說我們防控非瘟的手段與國家防控新冠肺炎如出一轍,方法和處理方式也是驚人的相似,那么為什么中國新冠防控得如此成功,而非瘟防控卻難以奏效且此起彼伏呢?根本原因就是防控的等級和力量的不對等,當非瘟防控從國家全力以赴調整為企業自身防控為主的時候,環境污染及高頻率發生已經是注定了,不是企業努力程度不夠,而是社會的系統力嚴重不足。當然非瘟發展到現階段,讓國家全面掌控打一場殲滅戰也是根本不現實的了。非瘟疫苗何時能夠成功研制出來,并且被廣泛應用,現在看來還是充滿變數。不得不說,不是我們的科研人員不努力和無能,非瘟病毒已經流行了百年,我們防控非瘟只進行了二年多就做到現在的水平,也真的不易了。

既然疫苗暫時無望,我們就得繼續研究怎么樣才能最大可能地控制非瘟的發生,以及當出現非瘟時如何才能降低損失。

在當前情況下,做到萬無一失對大多數豬企來說應該是不敢奢求了。雖然我們都在竭盡全力地奮斗著,但是冷靜反思和認真總結后,我發現有三大“奪命劍”讓許許多多的大集團和家庭農場陷入了災難。


奪命一劍:新場、新人、新模式


為什么這次大集團的規模化大豬場中招頻頻?它們的豬場建得可謂是高大上,設備設施一流,完全按照非瘟防控理念設計建造,四級防控體系完善。可是再好的城池也需要有戰斗力的隊伍堅守,然而在如今養豬人才嚴重缺乏的情況下,許多豬場使用的飼養員不僅沒有任何養豬經驗,也沒有多少機會經歷專業培訓和現場實戰。雖然他們有初生牛犢不怕虎之勇,卻無如臨大敵之懼,更不具備對敵之力,加之豬場的生活條件和生活工作方式超出了許多人的預料及心理承受能力,使得這樣豬場的生產管理難如人意,甚至是一塌糊涂。豬群的健康受損,疫病多發,禍起蕭墻!一旦有非瘟病毒入侵,便是一觸即潰、潰不成軍,即便是作戰能力超強的場長也只能望洋興嘆呼之奈何。許多大集團在追求規模和速度的時候,往往是充分考慮了母豬的存欄量和發展速度,考慮了豬場建設進度及與引進豬的匹配度,唯獨太少考慮人員的承受力與成熟度。這樣的豬場即便沒有發生非瘟,其它疫病也會是多發的,生產成績不可能高,只有行情超常高的情況下才會有“規模利潤”,其產能的有效性和利潤貢獻度是要大打折扣的。

此輪疫病,一些家庭農場目前安然無恙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它們經歷過戰火的洗禮,對非瘟的危害心知肚明,內部眾志成城,具有危機感和緊迫感,自律性強,責任心相對到位,畫地為牢嚴防死守,不心存僥幸,不自大。


奪命二劍:八方引豬,集中飼養


且不說非瘟基因缺失毒的擴散與引豬密切相關,一些集團和豬場為了搶時間拼速度,對正常情況下非常重視的引種或者購買商品仔豬環節,普遍存在饑不擇食的情況。此時規模越大的豬場越難以從一個豬場引足所缺的豬,拼湊成為必然的選擇,問題隨之而來。這樣的豬場和放養大戶,不僅非瘟發生率會大大高于那些自繁自養或者引豬來源比較穩定可靠的豬場,其它各種疾病的發生率更是遠遠高于正常的方式,由此開啟了養豬場疫病難以根除、疫病惡性循環的模式。專業育肥場更容易忽略此問題,它們往往更加在意仔豬的價格和投苗時間,雖然也會對豬場非瘟進行檢測排查,但是對其它疫病的情況選擇忽略不計。這無疑為今后的持續養殖埋下了禍根,容易導致積重難返,回天乏力。


奪命三劍:檢測不及時,拔牙隊伍非專業


在這種非常時期,檢測檢驗的及時性和準確性非常重要,它不僅能夠讓豬場隨時了解掌握非瘟防控的動態,查異補漏,不斷完善和加強防控工作的針對性和有效性,還能盡早發現可疑豬和發病豬,及時隔離具有風險豬群,組織專業人員進行定點拔牙或者分區清群,遏制疫病擴散造成更大損失。也許在平時的隨機排查中,檢測結果反饋的速度并不那么緊迫,一旦發現疫情,檢測速度及結果反饋速度就成為了必要條件,沒有檢測結果做為指導的拔牙是盲目的,是缺乏可靠性做為保障的,成功率大大降低了。如果豬場發生非瘟要進行生物安全隔離和選擇性拔牙處理時,沒有訓練有素的專業團隊來操作,而完全依靠豬場原有的工作人員,幾乎是難以奏效的。就如同高樓大廈在某家剛剛出現火苗時普通人有可能把火撲滅,而當大火串到其他家時,沒有專業的消防隊員,大樓里的人再多也無濟于事一樣。豬場中的拔牙團隊就是特種兵中的消防隊,不僅要裝備精良,還要嚴格選拔訓練有素。遺憾的是普通的家庭農場是不可能有這樣的隊伍,它們只能寄希望能夠將非瘟拒之門外或者扼殺在初期階段。而許多集團化企業也存在因為這樣的隊伍配備不足而顧此失彼,使得豬場非瘟豬拔而不盡,屢拔不止,最終不得不面臨清群的局面,在扼腕嘆息之外還能責怪員工和管理者嗎?

在非瘟面前,沒有圣者,只有仁人和能人。痛定思痛的背后是血淋淋的現實,非瘟沒有將行業的利潤整體下降或者提高,只是改變了利潤的分配方式和所謂豬周期的運行規律。那些大獲全勝的養豬人手里握著的錢,還滴著那些阻抗非瘟不利者的血,沒有凝固并且留有余溫。

非瘟的“奪命三劍”之下沒有冤死鬼,只有追悔莫及的無奈。針對非瘟“奪命三劍”的防御方法,當我們破解了殺傷力之源時,解決之道隨之而出,無需多言。還是那句話:導致我們巨大損失的不是我們的無能為力,而是我們缺乏洞見問題本質的遠見及腳踏實地、真抓實干!

我們可以失敗在昨天,但是必須具有活到明天的愿望與實力。


標簽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 直播黄片